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佛孽0、1

作者文笔不好请见谅( ´ ▽ ` )ノ

希望大家喜欢这篇文
下面带来的是改版的0篇和1篇
(鞠躬)
———————————————————————




春风拂过桃花面,
冬风折下杨柳枝,
相逢一世似故人,
孑然一身等一人。


0、 “好似少了些什么……”一男子在树下饮酒,他好似想起了什么,整个人像是定格在那个瞬间一般。 那男子便是百余年前的恶魔,他本为一柄沉入深海的叉,吸取神龙之精华,修得人形,由于他杀人如麻,作恶多端再加上他是海里面出来的,人们便称他为夜叉,却没人知晓他的真名。 他曾经对人类给自己的这个称呼极其不满,他见过太多夜叉了,他们基本上没有好的面相,而他不同,修得人形后他常被妖说自己面如桃花,眼眸如星,就算里面有奉承的意思,但是他觉得自己的面相也不至于和夜叉一般。后来他又转念一想,人们叫自己为夜叉不过是一个称呼,不必跟这群无知的布衣计较,而且人家都认定了自己叫夜叉,夜叉就夜叉吧,就算杀了他们,他们也改不了口了。于是他便默认了夜叉这个称呼了,有时候他甚至会忘记自己的真名。 百余年前他一场斗争中失去了左眼,那场战争中自己对抗的是何人,夜叉早已忘却,唯有那时自己的绝望和那阵腥风血雨难以忘却,自己的左眼已经看不见了,虽说失去了左眼并无大碍但是每当自己轻抚那左眼,都会将自己卷入一阵过去的漩涡。 “过去”总会毫无征兆的闯入,在心窝留下阵阵涟漪。 犹记得,白骨遍地,血染袈裟,有一人手持木鱼敲打从未停歇。 而那个人是谁?讽刺的是自己早已记不清那个人的脸,奈何那人正是自己想要触碰的,却如何也触碰不到的人。 每每想起那样的一人,泪珠会在眼眶中打转,沾湿了略长的睫毛,顺着脸颊划过。 “大概……这就是你因果轮回所要经历的劫数吧,对于你这无恶不作的妖来说这一处罚太轻了……可能有人帮你承担了大部分吧……” “不……这足够沉重了……那个人是他无法真正忘却……也无法真正得到。” 这段孽缘,生生世世因果轮回无法躲避。 森罗妄念,万劫不复 几番轮转,生生不灭 



1 夜叉,这妖有一个特点,只要是他看上的男人女人,他都会用尽法子去得到那个人的心脏,而他看上永远只是那些好皮囊。 那一天,他要去做“回收工作”了,你问回收什么,他会用一抹微妙的笑容回应,“要回收一人的心脏。” “我记得那吕秀才……不,现在是吕状元,他住在这里吧。”夜叉笑了笑,“没想到他还中了状元。” 在数月前,都城的街道繁华,茫茫人海中,他惊鸿一瞥,便是那秀才,他拥有一双柳叶眼,桃花般的唇。 “那个人我要定了。” 夜叉便在一个雨天和他“偶遇” 三月春雨绵绵,伴着灼灼桃花的香气延绵。 一女子站在一店家檐下,可见她他眉如黛,一双狭长的眼,双瞳剪水,好似天生便带有媚气,那便是夜叉所变的。 他给夜叉他递了伞,眼眸含笑“若姑娘不嫌弃,就用小生的伞回去吧。” “奴家感谢公子的恩情。”他用袖口掩面一笑,便是楚楚动人。 “姑娘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他嘴角噙着一抹笑“那么小生告辞。” 看着那个人离开的背影,夜叉冷哼一声“这个人的心脏我无论如何都要得到。” 这不,夜叉便提刀来找那秀才了。 他看了看那位于街道右边的宅邸,他嘴角上扬,他不过是伸个手,穿透了他的胸膛罢了,那状元死的时候没受什么罪,他潇洒的放了把火,而这火光将与那状元的血腥成为这一带最耀眼的景致。 “咚咚咚……”一阵敲打木鱼的声音引起了夜叉的注意。 “谁?谁在哪里!”夜叉迅速转身,眼珠不断转动,寻找那敲打木鱼的声音的出处。 可惜夜叉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条绳子捆住。 “善哉善哉”一人头戴斗笠,身着青色袈裟,手持木鱼,他在嘴里念叨着我听不懂的经文。 “喂,你是个和尚吧……和尚!怎么不回答我!”夜叉被捆住了,在挣扎中对那个人大吼大叫“我最讨厌你这种不爱说话冷冰冰的家伙……看着都嫌烦。” “是么……”那个人用淡淡的调子回答道。 夜叉翻了个身,抬眸,只见那个人头戴斗笠,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啧……这个和尚肯定长相平平,都不敢露脸吧。 “喂,和尚把你的斗笠拿下来!”夜叉用命令的语气对那个人喊着,好似自己是战胜的一方,对方是被自己绑住的俘虏,那人默默拿下斗笠,夜叉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那个人,没有皱过的柳叶眉,长而浓密的睫毛下一双不含杂质的眼眸,平静没有任何波动,这世间任何人都看不透那个人。 夜叉看呆了,世间居然有这样美的一个僧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抓我的目的是什么?” “……” 那个人沉默着,没有说话,只看了夜叉一眼,那一眼包含着怎样的含义,夜叉不明白,未来夜叉也不明白。 “那就放了你吧……”那个人施法给夜叉松绑,夜叉活动了筋骨后,哼着不成调的歌走了。 可是夜叉走了一会感觉不太对劲,便回头看去,不会吧,那个和尚还跟着我?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夜叉有些生气,因为自己一向讨厌不爱说话的闷骚。 “我想渡你。” “哈哈哈哈,你放弃吧……”夜叉冲着那个人笑,笑他太傻,像自己这样罪恶的妖怎么可能有人能渡自己? “不……我要渡你……” 这样的人,夜叉已经很久没有没有见到过了,上一个这样的人好似是上一世的事情了。 “你叫什么……”夜叉望着那双如星的眼眸,嘴角含笑问道。 “法号我早已忘却了,你唤我青坊主便是。” 那一天,因果轮回转动起来,那两个人殊不知命运如何,那孽缘轮转,无人知晓何时方能停下,可惜,从那一天起,就停不下来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