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佛孽3

[在我的记忆里总有那么一个妖,那个着装言行轻浮的妖,总之是一个不正经的妖,就是这样不正经的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记忆中……为什么……而且那个身影让我感到焦虑不安,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数百余年我方才知道那个妖便是夜叉 这一世,我不愿用正眼看过他,总是用余光瞟过,这一世,我不愿和他说太多的话,总是少言寡语,这一世,我不愿关注他的事情,总是不顾他的想法……呵……谁知道,我对他渐渐产生了兴趣,到底是怎样的妖成为阻碍我前进的障碍……我第一次正眼看他时便被他绝美的容颜惊艳了,我因为他而说了大段的道理,我因为他的事情而在意……自己会不会重蹈覆辙……自己为什么要与他相遇,为什么神明要这般捉弄我,为什么这一世的我要承受这样的罪孽。] 青灯葳蕤迷双眼,灭去那微弱的光,随风飘着缕缕青烟,昔日寺庙众僧吟唱梵歌,丝丝青烟,那些年自己一心向佛,却无所获,以那可悲的结局结束了我那愚蠢的生生世世,为何,这是我的罪孽还是别人的罪孽?青坊主冷笑后喃喃自语道。 月白,皎洁,身旁的桃花树落下了花瓣,花开花落,人生几何?青坊主捻起桃花花瓣,桃花的花瓣到底会飘向何方?是否会像我一样在没有尽头的因果间轮回,还是说它们会飘向那唱诵梵歌的佛家?青坊主轻轻地松开那花瓣,任由风将它吹向未知的方向 为什么我会感叹万物?为何? “难道是你因为那个人有所改变?这样的你是不被世俗承认也更不被佛家接受......你所要做的只有度他,你度的不仅是他还有你那颗犹豫着的心,你的生生世世只能如此,不然只能陷入轮回的因果万劫不复”有个声音传入青坊主的耳中。 是呀,我本是僧人不可以产生任何杂念。 “呵......臭和尚,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青坊主颔首看去,月光朦胧,他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但是他能猜到,那妖脸上一定是轻浮的笑容。 青坊主淡淡的说:“那你为什么还不睡......” “我觉得么.....你的心里有个结,没有解开......”夜叉指了指青坊主心脏部位。 “你是怎么知道的” 青坊主没有露出一丝惊愕,还是用那淡淡的调子。 “我从你的表情以及眼神中看不到任何,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的那颗心的颤动。” “为何……我早已将那颗心冻结在悄然流逝的时光中,我早已忘记了困惑……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妖僧。” 青坊主垂下眼眸,转头不去看夜叉 “你这样躲避一切真的很好吗?”夜叉朝着青坊主吼着,他不明白他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何不愿意接受这个世界,接受自己,他很好奇,这样的青坊主到底经历了什么。 夜叉一把拽住青坊主的衣袖“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接受自己。” 青坊主反手将夜叉推倒在地“你,不必多言……”青坊主伸出手,靠近夜叉的脸,捻去一片桃花花瓣“花谢花落……” “也许它们并不愿意在桃花树枝头,也许它们只是想脱离那里,寻找到自己的归处……”夜叉回答道 “真正的归处呀……”青坊主不断的重复着“我选择的那个道路是否能引导我走向我的归处” [但是为什么,每一次都会重复着那个结局,我到底在想什么……我的归处是那佛家,唯有渡他过此劫我才能寻到那归处。] 青坊主陷入了思考中,也渐渐松开了抓紧夜叉胳膊的手,夜叉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你是不是在寻找些什么……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夜叉那修长的手指捻去青坊主斗笠上的桃花花瓣。青坊主感觉这一切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前世太过缥缈,以至于一切都是朦朦胧胧,捅不破那层薄纱,看不透对面的风景,那些时光走的太过匆忙,自己总是错过那段锦绣玲珑,在一段回眸中,我和那个人到底发生过什么,生生世世的重复着轮回着什么,为什么要这般捉弄这样本应该毫无关系的路人……为何? 夜叉拍了拍青坊主的肩膀,他方才回过神来,夜叉引导着青坊主来到一棵桃花树下。 “这里是?” “这是棵千年桃花树” “妖不是怕桃木吗?” 夜叉听了后放声大笑“瞎扯!那是一群没本事的道士瞎说的。” “千年桃花树……”青坊主喃喃自语。 [“喂!臭和尚……难得赏花你居然不喝酒……” “我只能喝素酒” “你怎么这么麻烦!” “那妖力就不还你了吧。" “我错了……以后我们喝素酒吧……”] 为何眼前是这样的画面,前生到底发生过什么。 “我带了酒”夜叉从怀里掏出了两壶酒“嗯……你那瓶可是我特地找到的素酒……”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要特地去找素酒……但是头脑中有个声音告诉我一定要拿素酒,我便拿了一瓶素酒。” “甚好,我只喝素酒”青坊主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青坊主由于内心的纠结不断的将酒灌入,酒水常常从嘴角渗出。 “相逢甚久……”夜叉可能是喝多了,他的脸微微泛红,他摸着青坊主的脸“你的脸……真是……甚好……嗝……” 他将青坊主与一个影子相重合,那颤抖着的双手贴在青坊主的脸上。 “你知道吗?这生生世世的轮回,我们经历太多,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心……有没有打开……嗝……你有没有想过接受我……去放下你还未放下的东西……” “我对你的那些情永远埋藏在内心的最深处不愿被人看穿,直到最后亦是如此……每每看到你的眼眸,我都会沉沦于此,是否是时光太过匆匆,我无法长时间的思考你我,无法割舍那曾经的执着。”青坊主好似想起什么,向喝醉了的夜叉陈述。 “你为何不对我做出任何表现。”夜叉不屑的冷笑。 青坊主全身上下的血液在沸腾着,好似忍受许久,按住夜叉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绵延的吻,持续许久,青坊主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便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不,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自己是不是疯了。 “我到底怎么了……这一定是喝酒误事……一定是喝酒误事……”青坊主躺倒在地,捂住自己那涨红了的脸。 [辗转过千年,孰知那份约定是个局,一个我怎么也走不出的局,我们生生世世的相遇,到底是缘是劫?你是想让我感受到那份人间清欢,还是想让我让我产生了妄念。]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