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佛孽2

2
两人开始了那段修行
夜叉不知道为什么竟耐下了性子,陪着那个僧人去做那么无聊的事情。“我就不信他能渡我”夜叉在心里不断嘲讽着青坊主,但是夜叉的心底竟然产生了一种名为羁绊的东西,当他发现这羁绊想砍除时已为时过晚。
一日他们路经一村庄,一家老少围着一个年事已高,离世的老人哭泣。
青坊主问夜叉道“你的想法是什么?”
“生命嘛,阳寿已尽不过再来个轮回罢了。”夜叉随意的摆摆手。
“那段轮回可以忘却一切……若是一人没有轮回,无死去之时,那便是最为痛苦的,可,我早已习惯。”
那时,青坊主感情有了些许波动,波动带动了他的妖力。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是个妖僧!何来渡我?”夜叉仰天大笑后,便拔出钢叉指向青坊主“臭和尚!我告诉你,我玩够了!”
“这样呀……”青坊主仍然面无表情,微眯双眼“贫僧遵从佛命来渡你,岂是你想离开就离开的?”
突然青坊主睁开双眼凑在夜叉的耳边说“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妖力少了八成?”
“什么!”夜叉咆哮道“不愧是妖僧,手法真是高明呀!”
“如果我不这么做,迟早有一天你会因为厌倦来伤及无辜。”
“若你能悟道道理,那妖力自然会回到你身上。”
“还有,我不是妖亦不是人,我终是比你活的长久。”

入夜,青坊主做了梦
[火光中,那双眼眸含笑代替了往日没心没肺的狂笑,澄澈不含杂质的眼,不知深情的望着谁,尽管他濒临死亡,那个人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却试图张口说话,在一遍遍的尝试后,他居然成功了“一切都会结束的”那个人喃喃自语,声音没有昔日的气势,像是对谁耳语,那句话像一阵微风,吹过耳畔,我感受到的不是一阵微风,而是狂风呼啸。
我不能再犹豫不决,犹豫只会让这个情景一遍遍的轮回,这个因果应当由我斩断。
我咬紧牙关,紧握禅杖却不知如何动手,又怎能动手,但是只要我动手了,来世,你我不再有任何瓜葛,我们不必承受如此的痛苦了,我紧闭双眼,就在那一瞬间戳穿他的腹部,他嘴角的血不断的溢出,流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严重到大口大口的吐血
我的心在不断的抽搐着,已经决定了要斩断一切羁绊……为什么……明明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
我喃喃自语……]
青坊主睁开眼,意识渐渐清晰,这一世自己为什么没有死,他不知道,这一世他的记忆从这开始也从这结束
青坊主的左手背隐隐作痛,那左手背上一个“罪”字醒目,虽说青坊主记忆有很大的漏洞但是他记得上一世师父曾说过一些人因为因果轮回次数过多,对自己的罪感到崩溃,这时人的怨念不断扩大,以至于自己变成了妖,手背上的“罪”字刻在手背,并保留自己罪过的根本原因的部分记忆
“为什么会留下那个字和那个记忆”青坊主虽天资聪颖但当时还是个孩童,对此,他有些困惑。
“那些人虽有怨念,却善心犹存,灰飞烟灭过于残忍,为妖,可存活长于人,可令其思考其过失,记忆犹存,便可保全因果”
自己变成了妖……一心向佛的青坊主仰天大笑,不断的询问着自己何罪之有?
流逝的时间,青坊主不断的思考,在思考中度过了一百年
他真正意义上的远离了人烟,在那孤独的地方学会了冷漠,不愿与人接近。
在思考中他又度过了五十载,他游历各地,看遍了人世间的种种,他的那双眼已经无法表达出任何。
他又经过了十年的历炼,已经能够熟练的运用法术。
整整一百六十个岁月,他在不断的思考中度过。
独孤已经习以为常,人世有过温暖吗?可能会有吧……世间还存在需要守护的人吗?可能永远没有了……
生死轮回因果轮回反反复复曾经已成灰,
[每一次都想守护却以同一种错误的方式开始了下一次的轮回;我试问我的罪过,不过是执着的追求与自己早已背道而驰的佛法。
这一世我因为经历太多,那双眼早已看不到任何,沉醉于寻求来世的极乐
我思索许久,也许只有找到记忆中的那个人我才能真正的打破因果。
唯有找到那个人,才能问罪于己
流年荏苒,殊不知自己在轮回间不断的问罪。]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