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3)

那天傍晚,他理好长衫的衣角,一人敲了敲后台的门。
“请进。”
“王老板,我家主人请你去。”
他点了点头,便随着那人出了戏园子,那人为他开了车门,他点头示意进了车内,他的双手颤抖着,他一直暗示着自己,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过去。
车停了下来,停在了一栋宅子前,告诉他“王老板到了,请下车吧。”
他瞅了一眼,那人是个中国人,他对自己的这个态度让他有点瘆的慌。
他害怕,害怕极了,他想逃,但是又不能逃。
他告诉自己不能进去但是他还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少爷,王老板来了。”那人像柯克兰鞠了一躬,“你先下去吧。”柯克兰道
“王老板,您的到来令寒舍蓬荜生辉。”
“柯克兰少爷言重了,王某不过一个下人罢了。”真的很瘆人,柯克兰越客气,他就越害怕。
“王老板不如叫我亚瑟吧,一直叫下去。”那时候的他还不明白柯克兰少爷的用意。
亚瑟领着他去餐厅,为他放好餐布,请他吃了些奇怪的餐点,他忍着吃下去了,脸上露出笑容,他演的很完美,除了他以外的人都会觉得他在享受着食物给他带来的幸福。
亚瑟瞟了一眼他,嘴角微翘,拿起餐布的一角擦拭,“不知菜可合王老板的胃口?”
“您准备的菜肴实在是美味,令王某回味无穷。”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qi shi wo ye zhe me jue de)”亚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这笑让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之后亚瑟执意带他去看自己房间内的收藏,那房间大的可怕,房内摆在众多收藏品,他仔细一看,全是中国画字的收藏。
那时亚瑟不知从哪里拿了一瓶酒,竟是白酒,倒入两陶瓷杯内,“王老板,不如今日,你我痛饮?”
“好。”他没有喝过酒,酒量不行,喝了一杯便有些醉了。
“柯克兰少爷钟情于收集我国的画字,真是风雅。”他双颊发红看着那框里的画,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发自内心的话。
“我不是说了要叫我亚瑟么……”亚瑟靠近喝醉的他在他耳旁轻声说道,亚瑟呼出的气令他有些不适。
很简单,两人都醉了。
亚瑟本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不醉,但是他还是失败了。
亚瑟压着他,让他喘不过来气,他知道自己逃不了。
那夜,本是安静的,却隐隐约约能听到不间断的喘息声,“亚……亚瑟”他喊着他的名字,因为亚瑟想要他说,亚瑟咬着他的耳朵告诉他“I want you."可是他没念过书,他不懂,他只知道自己的痛,还有现在那伤口的颜色,亚瑟不断喊着“耀”他也不知道亚瑟在喊什么。
一切都结束了,可一切却未愈合。
“亚瑟……”半晌他说了亚瑟的名字,可他却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做。
那夜他本无心睡眠,可因为那个名字而安心,
那夜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自己在梨园学艺的那年,一人爬墙张望,美如画卷中人
那夜亚瑟却无法入睡,亚瑟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可最终还是入梦了,梦见当年桃花下一人恰是合了那时的景致。
梨园见芸芸众生,唯有你如花美眷。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