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2)

全文一直用他来代替名字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他的身份一直在变,在戏里面他是里面的旦角,在现实别人叫他“王老板”或者“王春燕”只有科班里不温不火的同学知道他曾经叫“耀”,他们和耀不联系,就算见面也得叫他“王老板”或者“王春燕”因为世人熟知的是“王春燕”而不是“耀”
王春燕是耀的艺名


———————————————————————


2.
民国二十年,那廿五的旦红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他王老板的名,而戏迷更是疯狂。那一年,他却陷入一场戏而万劫不复。
那日他将出演牡丹亭,经理小步跑来“王老板,今个人可多了,真不愧是王老板呀,大伙都等着王老板开嗓呢。”
他右手提着水袖,可见那双纤细的手微微翘着兰花指“我去便是。”
他身披女花帔,身着浅粉花褶刺绣马面裙,头戴点翠、水钻。
待他出场之时,迈着小步子上前咿咿呀呀的唱着,那双含笑的,艳红的唇摄人心魂。
那时他是杜丽娘,所说“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那个处于青春期的少女,矛盾的让人感到可爱,追求着自己的爱情。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那份情到底如何,他不懂,他太久没有爱过一个人了,他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此时一位坐在包厢里的少爷抿了口红茶便放下茶具,默默的看着那个“杜丽娘”,想到了一位故人。
他下了台,回到后台准备卸了妆,经理的眼含笑,“哎呀,王老板呀,这里科克兰少爷要见你呀。”
“柯克兰?”他有些意外,不仅仅因为这个人是个外国人,那个名字他感到莫名的熟悉却不知在哪听过。
“阿,想必这就是王老板,久仰呀。”一个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回眸便看到身后的人,那人便是柯克兰了吧,他也就大概的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他不敢去抬头看那个少爷,但是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那个少爷的眼,那双祖母绿的眼,异常好看。
“柯克兰少爷呀,不愧是少爷,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您才在民国呆了不到两年,中文就这么好都不用翻译真是太出色了……”经理上来便献媚道。
“嗯……还好吧……”那个少爷将头扭过去。
经理看到他的反应,有些惶恐,回想自己所说的话,并没有毛病,马屁拍得挺好的,没有拍错地方,少爷扭过头不应该是生气了。
半晌柯克兰开口道:“我想见王老板。”
经理立刻将他拉过去“这便是我们这当红的王春燕,王老板。”又说“若您想与王老板畅谈,那小人先走了”,走时经理还时不时擦汗。
这屋子安静了许久,柯克兰少爷方才开口“我曾看过无数人的表演,王老板技艺尤为高超。”
“少爷过奖了。”他露出了一抹笑,笑的比女人还要魅,叫柯克兰不得不感叹,眼前这人恍若天仙入凡间,却叫你不知他是雄雌。
“王老板不如择日来我这来表演一出戏吧。”柯克兰露齿一笑,王春燕感觉这一笑笑的瘆人,无论是哪里天自己会不保。
“不如就今晚罢。”
王春燕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他只想知道过了这晚还有吗?这让人恐惧。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