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番外)

此时百花灼灼生,唯有桃花朵朵艳。
桃花霏霏入梨园,少年缓缓爬旧墙。
梨园见芸芸众生,唯有你如花美眷。
离去数年竟思君,原是此情已入骨。


亚瑟常常做同一个梦,那个梦不长。
自己爬墙想去折那梨园内的桃花,一人道:“你在做甚么。”
顺着声音,可见一人未带假发,身穿淡粉戏服,可自己怎么努力也看不清他的脸。
“我想折桃花。”
“那你得快些,不然师父来了一看肯定会生气的。”
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知道,那人站在灼灼桃花下,合了那日的景致。
每每他从那梦中醒来,都会有些怅然,那时候他都会去翻找一本笔记,那里面夹着早已干枯的桃花花瓣,用花瓣夹着的那面只有两个汉字,那两个字写的歪歪扭扭,“王耀”
亚瑟那年廿一他回到了当年在中国的宅子,在北平寻找着与梨园有关的人。
他不知为何自己又爱上了京剧。
当亚瑟看到戏园外挂着王春燕的照片时,他想到了那个梦里的人,便去听了那出戏。
那日他身着淡粉的戏服演着那出牡丹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自己为何念念不忘那个人,看戏的亚瑟不明白,但是无论怎么样自己都要见上他一面。
那日亚瑟约了他去自己的宅子做客,一切都很完美,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对了!”亚瑟灵光一现便来到了厨房……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