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番外)

耀的主场
他的日子就这么过着,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这样的他终是不知自己是谁。
还是唱戏吧,至少这样还能在戏中骗过自己——在戏中自己便是那戏中的忠义。
他还是上了台,重画上那油彩妆容,他可以是贵妃,可以是苏三,可以是杜丽娘,在戏中可以是任何人,可是谁知道戏后的他。
每每做梦便是自己与亚瑟最后相见的那一天。
他的那份伤痛谁又知晓,人活着这世间本是冷暖自知,自己的伤痛对别人来说便是无关痛痒。
或许那伤口可以愈合,可是那伤口处结了疤,留在了他的心里,无法消去。
又是一天,他抹上油彩妆容,唱一出贵妃醉酒,但那天他竟然不是贵妃。
他以为自己会成为贵妃便会忘了他,但是他没有。
贵妃心心念念唐玄宗,可他没来。
他心心念念亚瑟,同样他没有来
“亚瑟,亚瑟,亚瑟,亚瑟……”他在唱戏时,心里的他一直唤着亚瑟的名字。这份感情终是难以压抑。
喝下高力士奉上的酒,就这么醉吧,醉了就会忘记他。
可是,酒醉只会让那份情发酵,真的很想他,就算来一下,看一下我就好了,我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求求你来看我。
他转呀转呀转,世界都在转。
他做了一个卧鱼引起观众的阵阵掌声与喝彩。
他不在,我又舞给谁看?
可是,他却没注意到混在人群中坐着的亚瑟。
“少……少爷,你为什么不坐在包厢里?”
“这样看着他就足够了……”亚瑟露出了一丝笑容,带有几分憔悴,那是让人看着心酸的笑。



亚瑟的主场

「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这是一场会痛的戏。」
“啧,划破了……”亚瑟削苹果皮的时候划破了手指,血从伤口溢出,他放下刀和苹果,用清水冲洗。
“少爷,您流血了!这种事让下人做就好了!”管家见了有些惶恐。
“削苹果不过是一个最为简单的事情没必要让下人做,况且这不过是一个小口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伤口和他心里所受的伤痛相比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他不懂,自己先前本是孤注一掷,没有抱任何希望,“抱着见到他就好了”这样的想法见了他,甚至真的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从那开始这场戏拉开了序幕,亚瑟不过是捧王老板的一个少爷,而王老板不过是亚瑟身边一个卑贱的下人。
也许自己得到了他的一个笑容便得意忘形了,以为这不是戏,而是现实,可是他错了,王耀连看都不肯看他一眼,那时的他有种从高处坠落到深渊的绝望。
“要是我没有去找他……或者一开始就没有碰到他就好了………”亚瑟这么想的,可是,他只是这么想,又不能那么做,因为一切都无法重来。
他的父亲已经将他名下的部分工厂给了阿尔那个大笨蛋,父亲居然还说另外一部分交给妹妹罗莎?罗莎一个女人怎么能管理的好?
他只能当一个败家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那些天,亚瑟可能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自己一定要见他,不然自己的心永不安宁。
戏院正巧有他的戏,亚瑟与普通人一样坐在观众席上而非包厢内。
“少爷………你这是?”随从不明白,灯光暗了,舞台上的灯亮了,亚瑟以手的示意让随从不说话,便认真的看着王耀,那个人同自己一样都显得有些憔悴,可是他又为何憔悴?亚瑟不知,他只知道,王耀的一切都在他眼里。
帷幕放下,戏结束了,亚瑟仍瘫坐在座位上喃喃自语“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是一场会痛的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