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5)

耀在台上唱一曲,来捧场的人更多,他也明白为何,亚瑟坐在包厢里用那双眼映着王耀一人,再也容不下别的人了。
可是,耀的眼看着的不是他,他沉浸在戏中,他的悲欢离合全在戏中,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觉得自己是耀,可是耀是不会承认现在的他。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曾经,毫无征兆的闯入他的心间,那段锦绣繁华不过是一段毫无波澜的梦幻。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那年,是他埋在心底的一段回忆,他不愿将那段回忆从心底挖出。
那年,耀十二岁,他与师兄们在师父的指导下一直苦练着,他们相依为命——因为他们都是被抛弃的孩子,他们唯有苦练方有成为角儿的可能。
角色分配的时候,有人欢喜有人忧,耀很郁闷,他被选作旦角,“可是我不想当女的……”
“我也是旦角,如果能成角儿的话也没关系”
“你们倒好,我只能演配角。”
“是哦,你们不错了哦。”
小孩子的世界没有嫉妒,他们也是一笑而过。
数月后,他们演了一场戏。对于师兄们来说这不是第一次表演,但是这次的场面比较大。
原来他们在大街上表演,这次不一样,他们要在一家茶馆的戏台上表演。
表演前耀便穿好了戏裙,走到那棵桃花树下,春去秋来,寒来暑往,经过了那么多年,自己终于有上台的机会了。
耀只听墙那里有动静,便颔首望去,道:“你在做甚么?”
“我想折桃花。”
“那你得快些,不然师父来了一看肯定会生气的。”
那日那个少年在灼灼桃花旁,他那祖母绿道眼含笑,使人沉沦于此,愿为之停留。
“妈的,你在做甚么!”师父的喊声把耀叫回了现实。“这戏裙等到了茶馆再穿上!妈的这是租的,搞脏了怎么办!你就那么想当女的呀!”
耀不想当女的,但是他却在大部分时间里当自己是女娇娥。
那天茶馆异常热闹,先是前辈们唱着霸王别姬,耀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终于轮到耀了。
耀唱的是牡丹亭,他只当自己是个女娇娥,他的一言一行,活像个大家闺秀,兰花指翘起便带有万种风情,引起了台下的观众连连叫好。当他唱完,他方才注意到人群中有个金发的少年,用一双祖母绿的眼望着他。
“错觉?”
他将戏唱完,他不是耀,可是他现在又觉得自己和耀很像,自己到底是谁他不知道,但是,和耀一样,这里似乎有一双祖母绿的眼望着他。
他在掌声,霓虹灯,喝彩声中寻着那双眼,他颔首望去,寻到了那个人,朱丹色的唇微弯。
终于,寻到了那个人,并不是错觉。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