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6)

在那鲜花掌声霓虹灯呼喊声渐渐消失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个前辈说过的话
“对我们这类人而言这个世界上的情呀爱呀都是假的,他们爱的只是你抹上油彩妆容,风情万种的那个角色而已,我们只是卑贱到极点的戏子罢了。”
那个前辈因情而“香消玉殒”。
他径直走到后台,擦去脸上的油彩,经理早早便在等候,讨好道“王老板今个戏唱的忒好了!人都挤不下嘞!”
“这样?”他不想多说,对于他而言他不懂自己的矛盾,亚瑟他爱的究竟是不是他,或者说亚瑟只是想玩弄一个卑贱的戏子?
我不能就这么为情而死,我还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不能就这么死了,死了石碑上写的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我的魂见了都会怅然“这是谁的坟?我为何在她的坟前?”
这份情是他不能去想的,现在的他也不敢想。
这样,数月间,亚瑟每每来戏院寻他,都寻不到他。
亚瑟终是寻到他家去了。
亚瑟喘着粗气,他不断的敲门“王耀!王耀请你出来……”
他只得把门打开,垂下眼不愿看他“柯克兰少爷,您光临寒舍,有何求要紧的事儿?”
“我不是说了嘛?叫我亚瑟……”亚瑟听着他的语气感觉哪里不对劲,“你怎么了王耀!你看着我回答我!”
“对不起,少爷,我深思熟虑,考虑到您身份的尊贵,而我实为鄙贱,实在是不配如此称呼少爷您,天色已晚,想必少爷您日理万机,宅子有众多繁琐事要处理,若少爷您无事,我便送客了。”
亚瑟还未说一句话他便将门关上。
亚瑟整个人靠着门,瘫坐在地上,那时外面的喧嚣与他无关,亚瑟遮住双眼只得放声大笑,他从一开始会明白,王耀他不曾将自己放在心里,自己只是一个手腕很粗的少爷而以,他从一开始就是因为害怕我,又想利用我才答应来我这里的……
“我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是徒劳的,明明见到他就好了,为什么……”
亚瑟只得离开,晚上他还得查看父亲寄来的信件。
在房内的耀缩在角落,他竟然流泪了“为什么眼泪会这么咸,甚至还有点苦?”他不知道自己说的是眼泪还是自己的心。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愿看亚瑟的眼还是不敢看亚瑟的眼,他自己也不清楚。
“亚瑟亚瑟亚瑟!”他真的好想在亚瑟身旁喊着亚瑟的名字,告诉亚瑟他喜欢他。
果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那份情不知何时在他的心里扎了根。
自己只是一个玩具而已,这情要他何用?
这场戏让它结束吧!
谁又知这场戏还未进入高潮……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