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7)


他已经半年没见到亚瑟了,那份心情却一直未能淡去。
雨天,耀撑着伞路过梨园,那里承载着耀的记忆,一切都未变,师父躺在摇椅上,抽着烟,对着弟子骂骂咧咧,那桃花在雨中飘落下单粉的花瓣,他折下一枝桃花枝,记忆在一点一点的被挖掘出来。

“耀!”那天在茶馆后台,耀听到一人喊他,他便回头看去,竟然是那个折花的少年。
“你为何在后台?这里明明是不能进的!”耀看着亚瑟的眼,亚瑟脸微红,他扭过头来嘟囔着“我随便说了一下就进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你叫什么?”耀用那双澄澈的眼看着亚瑟。
“亚瑟……”亚瑟那双眼映着耀,嘴角噙着一抹笑“你呢?”
“我叫耀,照耀的耀。”耀那双桃花眼熠熠生辉。“当你有困惑的时候一定要想起我,我会照耀你前方的路呢!”
“听说你们中国人的姓放在前面,你姓什么?”
“不知道呢……不过我想姓王。”耀笑着,“我愿今生成为王。”
“拜托,你扮的是女人,怎么当王?”亚瑟一下子笑了出来,眼泪都笑了出来。
“怎么就不可以了!我又不是女的!我本来就是一个男儿郎。”耀一脸严肃的看着亚瑟,亚瑟也收敛了。
那年,亚瑟与耀萍水相逢,孰知,一份情便在亚瑟的心中播种,他却没有发现。
数月后,亚瑟路过梨园,那日下正着雨,他听到了哭声,便放下了伞,翻墙看,竟然是耀,他手托着一盆水,全身湿透,他的手在颤抖可是他不能放下那盆水,亚瑟感觉自己的心在抽搐着,他感到了不安,“王耀你怎么了?”
“没什么……今天我惹师父生气了,只是这样……”
亚瑟可以看见王耀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亚瑟嚼劲下唇,他好恨,好恨那个师父。
“我带你走吧!”亚瑟冲耀喊着“你们都是被卖来的对吧!我花上一倍……不两倍的钱买你的自由,你和我去英国吧!”
“对不起……我是被师父捡回来的,我不能这么走了……对不起……”
亚瑟愣住了,半晌方才冷笑两声“随便你好了。”
亚瑟爬了下来,连伞都没拿就跑了,他不懂那个人为什么那么笨,为什么那么笨……
梨园见芸芸众生,唯有你如花美眷,可如今你却在哭,那样的你根本不好看呀!
耀的一颦一笑全刻在亚瑟的心间,可那个耀在哭,自己却无能为力。
而耀仍在雨下受着惩罚,不知过了多久,师父撑着伞,拍了拍耀“你个死小子可知错?”
“我知错了师父,师父罚的好。”耀低着头,不敢看师父的眼,他依旧冷的全身颤抖了。
“你去洗个澡罢……后天演出别给老子装死。”
那天的演出,那个人不在。
一个月后的演出他也不在。
过了多少年,出师了,师父请了照相师傅照了一张照片,那年大家都哭了,都舍不得这个地点。
那天师父变得异常温柔,他拍了拍大家“以后好好唱!大家唱的都好得很嘛!”
那天,桃花开的特别艳,可是他没有来。
耀折下一桃花枝,想到那个少年。
多少年,耀的每一场戏他都不在,耀也渐渐忘了那个人,唯有梦中方才想起自己与他的初遇。

“我在回忆甚么?回忆又能怎么样呢?他果然是那个亚瑟,可是我们能回到最初的时候吗?”他扔下手里的桃花枝,径直走了。

“这个是……桃花……这是谁折的还扔了?”一人恰好路过,捡起嗅了嗅“还是原来那样……可是我们怎么回到原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