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戏(8)完结


又过了半个月,当他从台上走到台下,他惊呆了。
“王老板呀……柯克兰少爷又给您捧场了!”
他不管经理说了什么,他听到了柯克兰,他的眼溢出了泪,沾湿了略长的睫毛。
“呵,王老板,我又来了。”
那个熟悉的声音,他不想听。
“你来做甚么?”他转过身来,这一举动让经理感到恐慌他连连说道“柯克兰少爷呀,王老板对您的到来感到惊喜,您的到来真的是烦劳您了……”经理早就语无伦次了,这王老板不要前途了?
“经理,你先退下吧……我和王老板有话要谈。”
花开花落,他们本是相逢于凡尘间,在那凡尘他们本是不同路的人,奈何月老将他们的线缠绕。
“呵,王老板,我捧你,你不高兴吗?”亚瑟已经不想等下去了,他孤注一掷去找耀。
“不知少爷知不知道「戏子无义」?”他那朱丹色的唇微弯。
可谁知亚瑟道:“与我何关?”
“的确,我等鄙贱之人只有被人抛弃,从来不可能抛弃别人。”
那个人本应该在自己的身边,他已经不想忍耐下去了,他抱住王耀“耀,耀,耀……我求求你看着我,我不想忍耐下去了……求求你看看我吧!”
王耀惊呆了,那个高贵的少爷再向那个最卑贱的戏子请求最微不足道的事情。
王耀甚至感觉到微热的泪珠落在自己脸上
他有些动摇。
亚瑟几乎是将自己的压的一文不值,可是这样的爱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我受不起……”他低着头“从始至终这只是一场戏,可谁知那个最卑贱的人动情了,对,就是我,我动情了!”
半晌的沉默后,亚瑟伸出手搂着王耀的耀,吻了王耀,那个吻绵延至耀的舌尖,他吮吸着耀口中的空气。
“柯克兰……少爷……你在做甚么?”耀满脸通红,喘着气说道。
“我在干什么?你知道呀……”亚瑟无奈的耸了耸肩,“还有你要记住叫我亚瑟。”
他将王耀推倒在地。
那早已不是痛了,原来还能那么温柔呀,那天他们融在一起,不想分离。
他们不会知道未来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
那份眷恋在弹指间便会化为烟尘。

那些年的时间里,王耀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他终于知道了,原来自己是王耀。
“我演过那么多的忠良,我却成不了他们,我也不能接受自己是王春燕,如今,因为你,我终于成为了王耀,并以王耀这个身份活着。”
王耀从来没有那么快乐,就算一些事情很荒唐,可这又怎么样?那油彩妆容擦去便是。
从那天开始耀便在亚瑟的宅子内住下,他们不用管任何事情。
“亚瑟,我今天做了些糕点……你要不要吃一块?”
“我现在搬东西呢……”亚瑟一脸无奈的看着耀,“要不……那个……你喂我吧……虽然你不这样做也没什么……你这么做了我也不会很开心的什么的……”
耀将一块较小的糕点递上,亚瑟一口吞了下去,“虽然你做的糕点和我比还差了那么点,
接着他便吮吸着耀的手指“还是这个的味道比较好呢……”
“哎!!!”

两人在一起半年,那三个月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可谁知那场戏还未结束。
一日,亚瑟撑着伞在戏院外等着耀,他们走进了一个巷子拥吻,虽有雨伞遮住,但是一个摄影师还是拍到了这张两人拥吻的照片。
这张照片成了英国各个报纸的头条。
———英国著名资本家长子亚瑟·柯克兰在东方某国玩起了男人?
其父亲表明自己没有这个儿子,任由政府处理。
“我一直在欺骗这个人,没想到他就这么信了,这一切……都是我在玩弄这个人”亚瑟捂住脸发疯似的狂笑不止。
“原来这本是就是一场戏呀……一环套一环……把我骗了……”
那天,王耀经历了恐惧
亚瑟被带走了,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人。
彻彻底底的绝望了。
一个在亚瑟吃饭帮衬的孩子王嘉龙给他递了一张字条
他的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沾湿了纸张。
他在那个宅子等了一年又一年,外面在打仗呀?和我有关?我只是个无情无义的戏子罢了。
他等了四年,可是还没有等到那个人。
于是他疯了。
“那个人骗了我,独自跑到英国……他不要我了……”
他摸着熟悉的家具熟悉的收藏,可是人却离开了。
王嘉龙有些无奈,可是又不知如何劝。
又过了一年,那个名为罗莎·柯克兰的大小姐找到了耀,她拽住耀的衣领,气得发抖“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我哥哥就不会去那里受罪!也不会被活活逼死,他活了四年,成为那个地方寿命最长的人,也是受罪最久的人!他活下去居然是为了你这个人?”
他突然想起四年前王嘉龙递来的字条,上面写道
“我愿为你背负一切,我只希望你可以等我回来,如果我可以回来,我愿用我的一切换回你当年在灼灼桃花下的笑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