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直把杭州作汴州0

0.
霜雪覆盖了这片土地,那雪便像梨花朵朵,嗅不到它的香,唯有梅花阵阵暗香飘过,在这霜天雪地里,安静到恐怖,那残喘声听的真切。

“你果真这般无情……就这么背叛了我”亚瑟捂住胸口的伤口,可血却不争气的滴落,他瞥见眼前人眉间只有冷漠,那祖母绿的眼便黯然失色。

“呵,你没有丝毫魅力,我从未被你吸引,何来的背叛?”王耀拽了拽帽子,撇过头来。
亚瑟不禁想到了十几年前。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搭档了。”那少年抬头挺胸,有意撇过头来。

还记得那年你那带着傲气的语调,而现在的你依然高傲。
场景相似又如何?
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故事太长了,三言两语说不清,一切都要从他们的相遇说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