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早闻大秦有良酒万盏,饮后大醉,犹进那极乐世界。

不知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赏万千星尘,观天地之变,在那荒漠,一人。
可能一个人呆着久了吧,就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到底是什么时候了,自己也不晓得。

“你便是大/秦?”远处一少年喊道。
“我正是。”终于来了一个人,他颔首望去,在这荒漠一个少年独自一人到来。
少年走近,大/秦半张星眸,随意的看了一眼,微乱的发,白皙的面,杏状的眼,皮相看起来很清秀,恰是东方少年的样貌。
“在下是西/汉,早闻您大名如雷贯耳,来此愿以丝绸瓷器换得你大秦之珍宝。”
细看少年,眉如墨竹细叶,眼眸有万千星尘,熠熠生辉,恰是沐如春风,如花美眷。这就是书生样貌,这会是东方强大的国家?他不信,可他看到丝绸瓷器时他信了。
“想不到强大的国家竟是书生样貌。”他踱着步子,眸内噙着一抹笑意,从未露出锋芒。
“原来君只是看人皮相不成?”西/汉掩面长笑,笑他痴狂“难道武夫就不能饱读诗书?”
“让你见笑了,我这荒漠也没什么珍宝,只有美酒万杯,愿陪君饮酒万杯。”
那酒果真是上等好酒,酒水顺着送入唇舌,劣酒只有涩,而好酒有涩却不明显,多是甜中带涩,味蕾尽是那酒味。“葡萄美酒夜光杯”在西域呀,这美酒在杯中晃,月光下格外好看;月光呢长存,亘古不变,而我们国家呀,正常情况下不老不死,就算改朝换代也能长存于世。
可是,他不料,也不相信,那大/秦亡了。
正是“古来征战几人回。”
梦醒,半晌方才发现,自己尚未得极乐,已经过去了多少个朝代,自己早就不清楚了。
丝路尚在,可你早就不在了。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变成中/国了,他沿着曾经的路,饮美酒万杯,赏千万星尘,观天地之变;说是时移世易其实除了你不在了意外什么都没变,因为那路没变。
中/国不知走了多久,汗从额角滑下,一滴,两滴,忽然一阵凉风吹过,中/国先是一怔,接着泪滑过面颊,泪流成河。
不知多少年前,他们谈论那生死。
“我?我是不会亡的,我会陪着子民开创一个又一个繁华盛世,就算这盛世去了,我也倒了,负了伤,我也会再站起来的,因为我是龙我的身上流着长江和黄河,我的身后还有想要守护的人和物……”他放下酒杯眼内闪着光芒“他们说我生而为王,也是那火光,就算火光在微弱,只要有风我便生生不息,火光冲天,闪耀于天际。”
大/秦一怔,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回来……你如果一直没有等到我,就不必等了……”大/秦顿了顿“因为我,我呀会成为这条道路上的凉风,只要路还在,我就在,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旁。”大/秦拍了拍身上的灰,握住方才出鞘的剑,毅然走向远方,消失在那尽头;他从一开始就猜到了结局,醉酒沙场,从容的离开了,这大概就是他的浪漫吧。
自己就像之前所说的同子民开创了一个又一个盛世,却也有负伤跌倒的时候,但是,一想到那天,想到自己的身份想的自己崭新的未来,面对炮火何来畏惧?
东方的龙是不会亡的,待我繁荣,定会寻觅你的踪迹。
那时候他是中/国,一条真正的巨龙再次腾飞了。
可那天的话语却因为自己一段荒唐的日子——批斗,昏天黑地,不分黑白,因为这个荒唐的事情将重要的事抛在脑后。
“抱歉……因为一个荒唐的日子,我忘了……”中/国的泪早已被凉风吹干“我一定会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只要有路,你就仍在。”
阳光下,丝路上,一少年如当年一般,强大,友好,带着自信迈向前方,身上的红星闪耀着光芒。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