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直把杭州作汴州3

3.

恨,是一种感觉,有前因后果,可是亚瑟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果然这是不可触碰的毒药。

『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那个人的声音闯入自己的回忆中,感受真切。
是呀,我到底是谁呀,这一点自己早就不清楚了。

『你是杀手呀。』
又是那个人的声音……可能是吧……连自己都不清楚了。
如果他说我是,那我就是了吧……在这个虚幻中也只有他可信了吧……
大概……

亚瑟揉了揉太阳穴,理了理衣领,走向王耀所在的地方。
如果问王耀所在的地方给亚瑟带来什么样的感觉的话……
大概是温暖……
还有那不可缺少的荒凉。

雪还在下

亚瑟敲了敲王耀所住的房间。
“请进……”
亚瑟深吸一口气,开了那门。
“你来做什么?”对方抿了一口茶,“有事情吗?”
“没有……我只是想与你聊一聊……”亚瑟拽了拽袖口。
“你在紧张……你很多毛病都没改过来呀……”王耀撇了一眼,用那不咸不淡的语调说道。“我为你备好了红茶,请自便。”
桌上的红茶还冒着热气。
在那红茶茶具上镶了一块红宝石,仔细看的话,王耀的绿茶茶具上镶了一块绿松石。
红茶和绿茶。
红宝石和绿松石。
它们有什么样的故事吗?
亚瑟盯着红茶,越看越像是那罂粟在杯中晃,热气不断的冒出,冒出的不是热气,而是过去。

『这茶的味道是极好,喂喂,多备些,我早已备好了罂粟。』
『亚瑟……我们不需要这毒品,若是正当贸易,我们以后还会来往。』
『哦?那要看你能不能放下那烟管了,你那烟管上的刻画真是雅致呀……』
『你可以放过我吗?我的大门早就不愿为你敞开!』
『呵,这可不是你愿不愿意的事了,我想得到你,就像是红茶,红宝石那样不可或缺,你的绿茶,绿松石不是正好与之相配吗?』
『我不会屈服,你的武力得到的永远不是我的屈服……你看着,这不是永恒!』

又是那对话在困惑着自己。

“怎么了……”一个人的声音将亚瑟拉回了现实。
“你知道……这世间有没有永恒?国家?感情?”亚瑟木木的看着红茶,不敢直视对方。

“没有永恒……”王耀半张星眸“就像是古代国家经历了时间的冲洗,才有了现在的国家,经历了各个朝代才走向了现在的文明,时移势易,一切都会变,更不用说情感了……”

亚瑟知道,可是他不曾懂过,也不愿去懂这些。
只是有些怅然。
默默离开王耀的房间。
红茶尚温。

王耀泯了口茶,他不愿回想自己说的话,亦不愿回忆过去。

那过去的颜色是罂粟的颜色。
红的让人发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