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直把杭州作汴州2

2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

亚瑟习惯了每日的长跑。
亚瑟习惯了在尸体旁,而那心电图不曾变化。
亚瑟习惯了在王耀身旁。
一切都好,
大概如此。

霜雪又一次覆盖了整个世界。
就像他那样,寒冷,没有一丝温度。
亚瑟将外套披上,陷入回忆中,
他感觉一切都是混乱的,很乱很乱。
自己的母亲被杀死了。
可自己的记忆中,除了那段画面以外,那所谓的“母亲从未出现”
还有记忆中永远会出现一个“任务”可那个任务到底是什么?
我到底是谁?在记忆中我只知道自己是亚瑟,可是,自己总觉得自己不只是亚瑟。
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亚瑟不知道,他也只是猜想。
也许,前面的所有都是假的?
还是说所有的都是假的?

亚瑟陷入这循环不断的自我中,一个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喂,你在干什么……”王耀拍了拍亚瑟的肩膀“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亚瑟很意外,眼前的人问的问题竟是自己所困惑的事情。

“我知道……”亚瑟假装自己是深信不疑。
可是,王耀还是看穿了。
“呵,你这些年干了什么?还是伪装不了?”王耀凑在亚瑟的耳边耳语道“你的瞳仁微微颤抖的时候放大了些许。”

“你告诉我是没关系的。”
亚瑟一怔,内心有个声音让他不要说,可是他还是说出来了
“我……到底是不是亚瑟……还是说我是亚瑟,但是我还是谁……我开始不明白了……”

“千万不要去回忆,这回忆只会让你痛苦。”王耀转过身,言尽,便消失在那长长的走廊尽头。
可那个身影又回来了,不远处。
“不要忘了你是个杀手呀。”
黑暗处还可见他的眼。
那如星的眸,有些熟悉。
你是不是王耀?还是说你除了王耀还有别的身份?
亚瑟越想越不明白。
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肯定知道些什么,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虚幻。
如虚幻泡影,触碰即碎。
可自己触碰到了虚幻,竟碰不到真实。
大脑嗡嗡作响,记忆深处的对话竟然浮现。

『啧,流血了呢……你的血很甜呢……你屈服吗?加入我吧。』
『你知道只要我不屈从,未来不会沦落如今日这般落魄,我不屈从。』
『我知道可是我不懂呀,你太弱了,顺从吧……不要挣扎了……』
『我恨你,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站起来将我的痛百倍奉还!』

这段对话在记忆深处,说明自己不愿想起,可是,这到底是什么?亚瑟不懂,这陌生又熟悉的对话,让他手脚发冷。
这大概是真正曾经吗?
他自己有种感觉,强烈的感觉。如果这就是真实的话,他宁愿沉浸于虚幻,醉生梦死。


红宝石和绿松石相撞,绿松石的外部上留下来一道痕迹,而那红宝石外表上看毫发无损,里面早就裂开一道道痕。

我恨你。

这是亚瑟无法弥补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