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直把杭州作汴州4

此去经年,亚瑟除了必要的对话外,没有对王耀说过一句话。
大概……因为亏欠吧……
那年亚瑟不愿看任何红色的东西,他连红茶也不愿意碰了。
大概一切红色东西都会勾起他不愿回忆的东西吧……
罂粟,血液,红宝石,还有那火光……
呵呵。
『你竟然烧了这一切……』
『是呀……没有什么我是做不到的,要怪就怪你不愿屈服吧……可惜了这些古董……啧啧,小小的一件饰品都价值连城……』
『你烧的不仅是整个园……还有我对你的耐心……犯我者,必诛之!』

太多不该想起的东西。
杀手?
他不想去做了。
真的是可笑至极。
他整日泡在图书馆里。
一日他到了图书馆的深处,拿出了一本布满灰尘的书,随便翻开了一面
「1840年英国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
「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
「1900年包括英国在内的八国发动侵华战争」

那一瞬,亚瑟两眼一黑,其他一概不知。

醒来,他自己竟在大英博物馆内,熟悉而陌生。
一件又一件来自中国的珍宝在亚瑟看来有些讽刺。
他的大脑痛的厉害。

记忆……真正的记忆回来了……
原来自己一直一直是一个国家……
原来是这样……
原来他是……他是……
自己是……自己是……
亚瑟只觉得眼皮沉重,他想走出去,去找他去,可是整个人太沉重了……

睁开眼,又是那雪下个不停。
亚瑟颔首,竟是王耀。
“呵,你果然想起来了……英国……”
霜雪覆盖了这片土地,那雪便像那梨花朵朵,可嗅不到它的香,唯有梅花阵阵暗香飘过,在这霜天雪地里,安静到恐怖,那残喘声听的真切。
“你果真这般无情……就这么背叛了我”亚瑟捂住胸口的伤口,瞥见眼前人眉间的冷漠,那祖母绿的眼黯然失色。
“呵,你没有丝毫魅力,我从未被你吸引,何来的背叛?”王耀拽了拽帽子,撇过头来。
亚瑟不禁想到了十几年前。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搭档了。”那少年抬头挺胸,有意撇过头来。

还记得那年你那带着傲气的语调,而现在的你依然高傲。

不……不是这样……

几百年前,在那烟雾缭绕的宫殿内,曾是惊鸿照影来,见你身段绰约,似个女娇娥,近看却是一个貌若潘安的少年,高傲的人儿呀……高不可攀……可是就是想得到,这一想就是一百多年呀……
果然1997年还是留不住你我最后的联系……

有时候亚瑟就在想,如果……就是如果……如果我们不是国家……如果不是国家的话……就是两个少年吧……结局又会怎么样呢?

“你果然还是恨我吧……我知道我怎么也不能弥补这一切……你一枪下来,国家不会死的……最多会忘记这些事情……来吧……”

王耀没有犹豫,开了一枪,拿枪声听的真切,在雪中,血色染了那纯白,
罂粟和梅花一同绽放。

王耀动了动嘴唇,喃喃自语
“杀手……游戏结束了……”





“英/国……你怎么还不醒呀……果然还是要hero出场用正义之拳把他打醒。”
“哼哼哼,我还是敲爆他的头吧……呵呵呵”
“那个……在下觉得还是等一等英/国先生为好……”

谁呀,这么吵……

亚瑟睁开眼,看到几个熟悉的人脸
“英/国!你醒了!”
等等……这个不是阿尔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英国摘下头套,一脸疑惑。
“这是美/国家上个月开发的新款虚拟现实游戏呀……之前英/国发烧的时候一直念叨着「我们不是国家就好了」吗?美/国就做了这个「杀死杀手」游戏,在游戏中两个国家可以成为人,一个杀手杀死失忆的杀手搭档……杀手杀死搭档就赢了,被搭档杀死就输了……不过……英/国先生和中/国先生玩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幸好回来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