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眼为情种,心为欲苗

满/洲/国妖艳

川岛芳子的悲剧是她这一生没有被爱也就不懂得爱,她的一生围绕着的只有是恨

她恨推翻清/朝的革命党,让自己家破人亡

她恨她的日本养父,玷污了自己

她的一生围绕着的一直是家族遗志,在这个女扮男装的女人身上,她只能装下那么多,容不下爱这种感情了。

所以,她对中/国,以及爱国,这只是一个字典上的词语,她不懂,也从未激发出来——或许在她得知自己完成不了家族遗志的时候,放了关押在日/本监狱里的中/国/人,那时候是不是有种力量驱使着她那么做?——但愿如此吧。


有人会问为什么我写的这篇文章是极东呢?我分明写的是川岛芳子呀。

日/本和川岛芳子一样,他们悲剧性都在于军/国/主/义

下,人心难测,畸形的社会,畸形的人;正是这样日/本所代表的人民在战后受到了惨痛的代价,而川岛芳子最后也受到了惩罚。

中/国有种莫名的吸引,吸引着日/本。

无论是古代中/国,还是近代中/国,日/本总是妄想占领这片土地。

唐朝日军基本上全军覆没

元朝只因海浪的汹涌,中/国的十万大军淹没至海中,否则日/本将亡国。

近代中/国抗战胜利打击日/本军/国/主/义,也给后人带来了反思,中日本是关系良好,日/本却在近代给中/国

带来了巨大的危害,以至于日方给予中方无息贷款也没有办法完全改善关系。

那种主义如此的可怕?

当然。

从川岛芳子的一生我们可以看到悲剧。

但是她只是一个典型。

那个时代,有多少个“川岛芳子”类型的人呀?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的倒霉蛋,有碰上了错误的思想、雪上加霜。

如果,川岛芳子她没有被送到日本,而是在国内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接受三民主义,或者马克思主义,那么她会不会成为一个英雄,成为一个传奇,而不是以悲剧的汗(满)奸流传于世。

如果日本没有浓烈的军/国/主/义,中日会不会关系良好?

这只是假设,如果真能那样,历史也会因蝴蝶效应改写吧


在这样的和平年代,我真的很幸福。

如果川岛芳子也能活着这样的时代,他是不是也很幸福?





0.

那年日/本初遇她,她只是个六岁的孩童。
说着带着口音的日语,在人群中她格外显眼。
日/本很久以后才知道这个女孩是清朝的公主,在日本除了她的养父,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那时她叫川岛芳子。
她没有红肿的眼,也没有澄澈无邪的眸。
她早就经历了国破家亡。
日/本有种错觉,这个人和自己很像。

1.

再次遇见川岛芳子,已经隔了数十年。
那年的她,接受了日本的文化,以及军/国/主/义思想。
可是她改不了那个口音,为什么接受了那么多,却改不了口音?
日/本不解,他不懂,为什么改不了。
在未来的某一天,他看到了川岛芳子的随笔便明白了——“有家不得归,有泪无处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诉向谁”
她是个坚强的女子。
却跌入深渊而万劫不复。

2.
那个女孩不懂得风花雪月,爱情永远比不上政治。
没人真正了解她,那个与恋人谈论政事,接受思想的女子,她爱的是人?是政治?还是别的什么,没人知晓,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这样的女子,却被养父所玷污,她的痛,日/本不懂。
受到这样的伤害,她没有滴下一滴泪,因为她只是个寄人篱下的亡国公主,她若滴下眼泪,没人为她擦拭。

女子?

她看清了,女子在人们眼里还是软弱的象征。
未来,她剪了男士头型,穿着男子服饰,日/本竟然认不出她。
她到底是她还是他?
完全辨不出雌雄。
她好像从“女性”这个角色中完全脱离了。

3.

日/本很久没见到那个女子了,听说她好像回到了中国,还改了名字。
日/本知道,那个女子的故事还未尽,便静候那女子的归来。
果然,她还是回来了。
她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需要完成。
她一心一意的想着她的满/洲/国
她成为了上司的得力干将。
她是满洲国的一个妖媚女子。
可抵一个精锐部队的女子。
窘迫的那些日子,她被上司所遗忘。
可是,历史不会忘了她,她将受到惩罚。

4.

那年日/本投降,上司抛弃了她,完完全全的抛弃了她,而她心心念念的满/洲/国也亡了。
后来,日/本到处打听这个女子的消息,有人说她被枪决了,有人说,她被蒋介石放了,也有人说她收买了人,代替她上了刑场。
满洲国妖艳川岛芳子,残喘着度过了童年,接受了所谓的教育,她的一生背负着对养父仇恨和家族的意志,这便注定了她悲剧的收尾。
要说她的故事呀,一个分不清雌雄的汉奸,带着悲剧走向刑场。
隔了多少个年头,日/本还是忘不了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女子。
她的魂是否回到了那遥远的北/京,怅然若失,恍若隔世,早已消失的满/洲/国只活在她的梦里。
梦里,满/洲/国还在,不必太辛苦。

5.
“日/本,这个字是愛。”
“爱是什么?”
“这要用心去听,我爱你呢。”
“我……”

原来,这是场梦。
爱不会变的,时移势易,原来一切都是错的。
那爱只在那梦里,不必太辛苦。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