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眼为情种,心为欲苗

色戒




有些颜色,可能一辈子也戒不掉。
红的油纸伞
蓝的帕子
琥珀色的眼
这些那些就像是颜料黏在脸上很难洗掉。


一霎烟雨蒙蒙,在那江南小镇的亚瑟有些懊悔,他出门应该带一把伞。
亚瑟是一个英/国画家,可惜了他只是一个三流画家,他本人却毫不在意,他欢喜远离尘嚣的宁静,所以他离开了弥漫着臭铜钱味的伦/敦,来到了这个中/国水乡。
这不,他出门寻找灵感,不巧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
他慌忙将外套脱下,把相机包在外套里,抱着小跑过小巷。
中/国的偏远地区虽说没有北/平或是上/海那种大城市的繁华,却多了几分人情味儿,少了几分铜钱味儿。
亚瑟只见得一个撑着伞的倩影在雨雾中时隐时现。他突然想起邻家阿婆给自己说的故事,脚步也放慢了。
“每一把无主的伞下都藏着一个寻找替身的鬼,他长得极美脸却是惨白,若是他向你问路,你千万不要回应。”
亚瑟只觉得背脊发凉,额角直冒冷汗,突然那个人影从雨雾中飘了出来,慢慢的走近,递给了亚瑟一把伞。
“喂,你不接吗?”
亚瑟接过油纸伞,颔首便是一个少年,面如桃花,一笑便是沐如春风。
“我叫王耀,阿婆让我给你送伞来的。”那个少年补充道。
“给你,擦擦头发吧,不然感冒了。”王耀从口袋里掏出一方帕子,递给亚瑟。
那是淡蓝色的帕子,绣有兰花,倒不像男孩用的,亚瑟凑近便嗅到了兰花清香,大概是雨不经意沾染了那香气吧,亚瑟只觉得这个小巷弥漫着兰花香。

“喂,你喜欢的话,送你好了。”王耀笑着指了指那个帕子,笑着道“兰花绣的很好看吧,那是我自己绣的。”
亚瑟一怔,他盯着那个刺绣,无论是多么精密的机器制作出的工艺品都比不上那个精致的刺绣,那是可爱的且独一无二。
就像眼前的人一样。
亚瑟只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微妙,大概因为这江南的美景,亦是因为油纸伞下的美人,那些美的事物挠着他的心,挠着他的肺他的肝,随后又烧着他的每一个细胞。
他瞥见枫红油纸伞下的少年,身着大红绸缎制成的长袍,颔首望着烟雨沥沥,那双狭长的眼澄澈,那是远离尘世的眼,没有见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他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唇角便勾起了笑,也勾起了亚瑟的心。
“王耀先生……我能为你画一幅画吗?”亚瑟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王耀有些惊讶,一愣,半晌,他反应过来,“好呀。”
云敛清空,雨停,一束光透过云的缝隙穿出,照在王耀的眼上,那双琥珀色的眼熠熠生辉。

亚瑟给王耀照了张相,成象后他将照片递给王耀,王耀有些惊讶,“这个是什么!好神奇!”那双澄澈的眼闪着光,就像是清晨的露水被光照射了一般明亮。
“这个是照相机照出的照片,我要照着它画画。”
可是亚瑟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照着那张照片画画怎么也画不好,怎么画怎么变扭。
无奈下他请王耀去他家做模特。
王耀进了亚瑟的家,窗口向阳,一抹阳光冲刷着实木地板,沙发茶几餐桌的样式王耀从未见过,与水乡不同却简单。
亚瑟带着王耀来到他的画室,王耀惊讶的四处张望,那半身的雕像栩栩如生,一幅幅画作也是栩栩如生。而那江南水乡也以一种新颖的方式展现在王耀的眼前。
“你真的很厉害!画的那么好看!”王耀赞美道,倒是诚心赞美。
“这倒也没什么,最美的景色我还没画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王耀坐的端正,一抹光洒在他的发,又滑过他的眼,那乌黑的发显得柔软滑顺,那眼呈现出褐色。
亚瑟画着,描摹着王耀的轮廓,那个人明明离自己如此近,自己却又离的那么远,连触碰都成为了奢望。
他连着画了半个月,王耀竟也耐下了性子,在亚瑟的画室呆了近半个月!
王耀也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有些东西堵在自己的心里,闷闷的,却又不像得了病。
“你为什么画我?而且画了那么久。”王耀突然开口
亚瑟一怔,脸红红的,像是天边霞光染红了昏黄,他慌忙撇过头来,“因为很漂亮呀……”

那时候他们都希望画永远都画不完。
可是,画总是要画完的。
又过去了半年,两个人真的什么都没做,就坐在画室里,亚瑟勾了最后一笔,吐了口气,“终于画完了。”他看了看画又瞥了一眼王耀,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等画干了我就要回伦/敦,展出这近一年的作品……你的那张也要展出……”
亚瑟说完,王耀的眼红红的,却带着笑“真的?太好了,希望你可以成功。”起身冲出了画室。
画室静了,唯有微风拂过速写本的哗哗声。
那本速写本里面有睡着的王耀,看书的王耀……全是王耀。
“这个笨蛋……为什么不挽留我……真是的沙子都掉到眼睛里面了。”


第二天亚瑟领着行李箱走过小巷,那个熟悉的地方,亚瑟心中五味杂陈,谁料又是一阵烟雨。
这次没有人给他送伞,他一个人消失在雨雾中。

在伦/敦很不舒服,整个城市都充斥着金属货币的味道,他办了一场又一场的画展,观看者寥寥无几,他不知为什么他不愿意将那张画像拿出来展出,可是他也不愿意把那张画像拿出来摆在家里,那幅画放置在了他的柜子里,不愿看。他想戒掉那感情。
可是他怎么也做不到戒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画大众喜闻乐见的画,来画展的人变多了。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成了他的日常,可是他不快乐。
一日他喝了一瓶威士忌,醉意上了,他突然想起了王耀,他不断的念叨着王耀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他又想起了那红色蓝色,他又打开了柜子取出来那幅画,那丹红的唇勾着亚瑟的心。亚瑟明知那是幅画却也顾不上一切吻着那个唇,那个充斥着颜料味道的唇。

“上帝呀,就让我醉了吧……醉在这个奢侈的梦里。“

五年了,亚瑟停了画展的变卖了所有,除了那幅画,他又回到了那个小镇。

他带着那幅画走过小巷,结果又是一阵烟雨
他喃喃自语道“不是的吧,为什么……这里有不是英/国……为什么总会下雨……”

雨雾中依稀见一人影,亚瑟停住了,他期待这些什么。
一把红色油纸伞和一本速写本递了过去。
熟悉的声音萦绕在亚瑟的耳边
“喂,你不接吗?”

啊,那些颜色大概是永远也戒不掉了吧。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