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毒酒(酒茨)0、1

0
茨木话音刚落,就慢慢将那酒一饮而尽,这时才明白这不是上等好酒,而是世界上最毒的毒酒

1好酒
初次见到那位大人时,令茨木最难忘的便是那酒
那年春,四月不知道成为了谁的画卷,充斥着各种颜色,茨木从来不会回头看一眼那些颜色,因为他明白,这些颜色不属于自己,自己那早已冰封了的心,早已感知不了那些颜色,以及与这些颜色相称的笑容,自己只要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这是什么……”茨木有些蓬乱的头发上好像有些什么,那个颜色映入了他的眼眸,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颜色,好像是红色与白色相混合所形成的颜色……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美的颜色吗……
那时候,茨木犹豫着要不要回头
那时候的茨木不知道自己的回头,让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
那是一棵树上长着的花飘落下的花瓣,
那是什么花……
“喂,小子……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呀……”
那个声音好像是从树上传来,茨木猛地抬头,(那时茨木还是60岁的正太)
“大叔……我刚刚经过这里……这棵树上长的是什么花呀……那花是什么颜色……”
那个人仰头大笑,从树上跳下来,半蹲着,仔细的打量着茨木,猛地一下捏住茨木的脸“啊……这小子最多也就六五十多岁吧……怎么跟本大爷那么猖狂”
“大叔,我六十岁整了”茨木一脸严肃的看着那个人,“大叔你还没回答我我的问题呢”
“啊啊啊,现在的小妖怎么都那么嚣张,跟本大爷这么说话……几百年前早就被本大爷撕烂了……”那个人无奈的笑了笑,“那是樱花……在四月盛开,那个颜色是樱粉……知道了吗小鬼”
“谢谢大叔……”
“想不到你还挺礼貌的么……”
“大叔你叫什么名字呀”
“哼哼……想知道本大爷的名字呀……别吓的尿裤子了……本大爷可是几百年前就小有名气而如今在京城名声大噪的妖王,我曾经打败了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的酒吞童子”
“啊!”
“你知道呀,没想到你这个小鬼还知道一点基本知识”
“不是的大叔……我的名字里也有童子两个字……我叫茨木童子”

“……罢了,你也不过是一个小鬼……你以后怎么办呀……”酒吞扶额,有些尴尬
“我一个人无妨”茨木恢复了昔日的正经
真是个奇怪的小鬼,怎么一会幼稚一会成熟,现在很流行这样吗?
酒吞童子拿出后背的酒,倒出些许
“你这是……”
“送别的酒”
茨木接过酒,送入唇舌,
那酒……有些奇妙的味道……好像能感知到那是甘甜,又好像能感知到些许若有若无的苦涩
毋庸置疑,这堪称是整个世界上最上等的好酒
离开这里,自己还能看到那棵樱花树还能喝到那上等的好酒吗……茨木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让茨木几百年未离开此地。
“要留下来吗……”
茨木愣住了,
那个人,酒吞童子,声音是大叔一样的声音,仔细看他,他拥有着少年般白净的皮肤却拥有少年没有的成熟,有些浓的眉毛微皱,浓密的睫毛下那双深蓝的眼眸引起了茨木的注意,那双眼的蓝深邃,到底经历了多少才拥有着一双让人看不透的眼
那双眼的深邃,到底是经历多少独孤的日子所形成的,到底是什么让他拥有那么一双眼
“我……不走了……我想留下来……”
“……为什么”
“因为……我想看到那棵樱花树和品尝那好酒,仅此而已”
没错,那是世上最上等的好酒,可能就是这样的好酒,吸引了茨木,那时的茨木殊不知这样的好酒窖藏后会变成世间最毒的毒酒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