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不思量,人间冷暖唯有自知,你笑我痴狂,谁知我心已凉。

毒酒2

2 血狱

我一度认为那是挚友震慑众妖的地方

实际上那是酿造世间最毒的酒的血狱

这里的每一滴血都是酿造毒酒的酒垢





“我……果然没有离开这里……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回离开这里了”茨木喃喃自语,他慵懒的靠在樱花树下,自己在这三百年间到底干了些什么,从头到尾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好像有什么滴到自己的额上

“啊……下雨了……”这时茨木反应过来,伸出手去触碰雨滴,他从樱花树下走出来豆大的雨滴落在他湿透了的银发,滑过他的脸颊,掩盖一道道泪痕

“我的挚友啊……你听到了没有……雨滴声”

淅沥的雨声出现了一段沉默的空白

随后爆出了打破这一空白的笑声,笑的疯狂

雨下,在樱花树下,少了那长在血狱中的芍药



在樱花飘落的日子,端起酒杯,将酒送入唇舌,茨木捻着一片樱花的花瓣,红白融合的颜色叫樱粉色的花,为什么会吸引着我,为什么……连茨木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算了……管这个干什么……我只要跟随着那位大人就好了

那位大人,他用他的那双手斩断了妖界豪杰无数,那位大人他的手上沾满了胜利的鲜血

那位大人便是一百年前樱花树下初遇的酒吞

“茨木……这一百年来你有想过你想做些什么吗?既然你愿意跟随本大爷就应该做一番大事”

“酒吞大人……我想做的只有跟随您……为您献上我的一切……”

酒吞“哼”了一声

“真是个不得了的小鬼……你想好了吗……跟随着我必须让自己全身上下浸入鲜血中,我所要做的可不是小鬼的过家家……我要做到的……我要成为人界妖界所畏惧的妖王……”酒吞将酒杯放下用那双眼看着茨木

那双眼,茨木看不透,酒吞大人到底为什么想当上妖王,他的目的是什么

茨木看到的只有酒吞的坚定那个男人的野心不是自己能够看清的,那也许只有酒吞大人知晓。

酒吞大人他历经了几百年的独孤,在他的眼里茨木他看不透任何事情,就算看懂了也只是一部分,茨木唯独可以懂的是酒吞大人的酒,在他的酒里我可以察觉到些许

他的难懂可能是茨木追随他的原因之一

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追随那位大人,自己到头来根本说不上来

那些年,酒吞讨伐众妖茨木总要观战,

硝烟,鲜血,尸横遍野

对,就是这样,对……鲜血……我想看到更多的鲜血……

酒吞大人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一个妖怪举起武器向酒吞砍去

酒吞大人,后面,后面

茨木拼命的嘶吼,可是那么远,一切都是徒劳的

刀刃向酒吞逼近,酒吞一个转身,右手掐住那个妖的脖,空手将那妖撕成两半,血喷了酒吞的全身,酒吞大人伸出舌头舔去嘴边的血

“啧……这血的味道真是让人作呕呀……”

酒吞将那妖的尸体随手一扔,那血沾染土地,

“不……不……不可能,为什么……他一妖便可以杀妖数百”众妖的统领本以为酒吞童子人寡仅千人,而自己军队人数上万,打败他轻而易举,可是没想到酒吞童子的千人全是妖界强兵

“……撤退……”

撤退的方向……朝向茨木童子!不行……不行……不能让茨木再次受伤……不可以不可以



“酒吞大人……为什么……要战斗……为什么你要受伤”

“你……不可以死……你离开了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只要有那棵樱花树还有你的上等好酒……我们还会见面的……一定……一定……”



酒吞不顾一切的向那个方向跑去,那个人一定……一定不能有事……虽然变了很多……但是……但是……我可以确定他就是那个茨木



“酒吞大人您回来啦”茨木童子抬头

“快把这个小鬼抓住……作为人质……快……”

“茨木!”酒吞赶到的时候,茨木被抓住了

“你……酒吞童子必须死……不然这个小鬼……嘿嘿……小命不保”

“……”

在战场上……出现了一片空白,茨木看着酒吞的眼,还是看不透……

“好……”酒吞的眼还是没有出现任何变化,茨木愣住了……这个男人为了自己愿意放弃自己的性命,明明他的眼没有任何波动,为什么……你是傻子吗?为什么要为我这样的小鬼放弃生命

茨木咬住那个妖,用力咬,直至那个妖的肉被咬下

“你……你这个小鬼……可恶……”

“茨木……你没事吧……”

“酒吞大人……我没事……”

酒吞的那张脸扭曲了,那双眼从一成不变的平静,变成了躁动不安,野兽一般的狂野,

“酒……酒……”那妖脚已经软了,

那位大人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在那双眼里,茨木还是看不透,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可怕

这里真的汇聚成了一条血河,这个男人有着王者的实力……茨木在心里不断的赞美着酒吞,窃喜着自己在这样的人身边

自己,好像有些改变……但是又好像没有变,自己到底怎么了

在茨木纠结着的时候,酒吞捏了捏茨木的脸

“啧……小鬼的脸还真是软……”酒吞顺便撬开茨木的嘴“话说我没想到你的牙齿这么尖锐还有你那个吓人的怪力……”

“和那个XXXXXX像呀……”酒吞喃喃自语道(ps:这里“X”是茨木没有听见的字的意思”)

茨木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那位大人残留的温度

“啊……是血呀……”

如果自己也能像酒吞大人一样强大是不是可以和他并肩前行,是不是可以拥有自己的羁绊是不是可以摆脱独孤

“这血……好甜还有点涩……和他的酒一样……”

那时的茨木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走向何方,就像战场上的人永远不知道下一秒自己的血会流向何处,是流向胜利还是流向危亡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