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眼为情种,心为欲苗

三日月

三日月


浮华往事如云烟,散去空留一明月,俯首望去,却是三日月。
三日月,那是不属于我们的月亮。
说起来,圆月才是属于我们的月亮。


1.
在很久以前,王耀收养了一个小孩,那个孩子有着深邃的黑眸,虽说那时有微风拂过,竹叶摇动,可是他的眼毫无波澜,看到眼前的人华服锦衣,他穿着粗布素衣,却一分没有羡慕,孩子自命不凡,带着孩童的稚气“我是日出之国,日/本,你是日落之国,中/国。”
王耀对于这个孩子的言语没有太当一回事,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那个新生的国家,思考着这个国家的未来,会不会像自己一样,经历勾心斗角后的悲欢离合,会不会像自己一样长久伫立。
“你,做我的弟弟吧。”王耀咧着嘴笑了,完全不像一个强大的年长的国家,那双琥珀色的眼熠熠生辉,溢出了这个国家的梦想。这时候,王耀伸出了手“你的名字是?”
日/本一怔,他木木的看着眼前的那双手,眼里浮着一片竹叶,引起了一阵涟漪。
“本田菊。”他接过了手,一阵暖意之后又是一阵寒意。

“我不懂,文字的意义。”本田菊坐在王耀身旁,非常不熟练的写了一个“愛”字
“文字可以传达语言所不能解释的情感。”王耀举着清茶,抿了一口,淡淡的回应本田菊。
本田菊将自己写的第一个字交给了王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像这样?”

大概是茶水飘出的水汽扑在王耀的眼上,视线模糊了,不真切了。

愛,存在于心里,不深不浅。
就像月亮总是躲在云烟之后,却终究会被风吹散。

2.

秋至,褪去了夏的浓艳,剩下的是绯红与枯黄。
王耀带着本田菊去赏红叶。

瑟瑟秋风吹过,卷起绯红的红叶流向远方。

“为什么红叶不会枯黄,永远是艳红的?”

“因为,红叶在骗人呀,它会像别的叶子一样枯黄,可是它接受不了,因为,真的和假的,到底哪个美?哪个容易接受?或者它一开始就在骗自己,一切都没有变,一切就和原来一样,艳红。”

王耀一直以为自己的红是热闹的红花,实际上他的红是背脊伤口上流下的红。滴在圆月上,慢慢的融在黑夜中,变成了三日月。

3.
王耀邀请本田菊来自己的宅中赏月。
他们没有太多话语,本田菊也没有问任何东西。
“没有问题吗?”
“在你身上在下学了很多。”
本田菊没有为王耀抬起眼,皎洁的月光撒在竹林之中,本田菊抬起眼,凝望着月亮,不语,眼里没有波澜。
“你知道吗?圆月代表着团圆呢。”
“在下早已明白。”
王耀看着本田菊,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比明月还要洁白吗?”
本田菊没有回答,“在下告辞。”起身走向远处。
“不送” 王耀转回长廊,在黑暗中他没有点燃烛火,他就这样在黑暗中行走,也许这样走很慢,终究还是会到达的。

在黑暗中,不时的有月光闪过,突然刀光一闪,王耀只觉得背后一阵刺痛。

“你有什么要问在下的吗?”

是本田菊!
王耀背后伤口溢出的血愈来愈多,他却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满足吗?”

本田菊望着黑暗中的王耀,露出了笑容“满足。”


4

“会议结束了!还在睡觉!没想到王耀会在本hero讲话的时候睡觉!真的是年老体弱不中用了!”

原来是梦。

王耀揉了揉眼,他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场,当他摸到一纸,他愣住了。
那张纸早已泛黄,泛着过去的味道。
摊开那张纸,上面画着夜空和三日月。
不……
那不是三日月,而是圆月。
只不过圆月上递上了血。
圆月沾上血就变成了三日月,可是三日月怎么也变不回圆月。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