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涟

眼为情种,心为欲苗

花恋蝶


亚瑟喜欢沾花惹草,可是王耀偏偏喜欢他
亚瑟本来不喜欢沾花惹草可他偏偏喜欢高攀不起的王耀
于是欲就成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

他,就像蔷薇一样在自己最好的年华盛开,踩着脚下的便是浮华世界,用刺点缀着美丽,高傲的活着,活着,直到枯萎的那一瞬,带着蔷薇的皮相,用尖刺武装着自己。
这样的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恋上了一只停息于花瓣上的蝶。
自古本是蝶恋花,蝶恋花本是一瞬即忘,恋过一朵又一朵,花本孤芳自赏,谁料花恋蝶。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
“各种各样的你,全是你,含苞待放的你,花开饱满的你,还有凋谢了的你。”
“骗子”
花早就看出来了,但是花没有说出口来,只怕那蝶扑扇着翅膀离开自己,让自己连幻梦都没有。
爱?
这怕是奢望啊。
两人浮上云端时,蝶贪恋花的色,忘记了那布满刺的枝头,花贪恋蝶的欲,忘了自己被吸食,被榨干。
蝶有翅膀,可以飞向远方,花飞不向远方,如何双宿双飞?
那就在梦里度过浮生。
痛苦中在梦中过完了浮生
都说浮生若梦,浮生似生却是死,可生死本为一,合一为梦,何也?
梦里你会似笑非笑
梦里你会泪中带笑
梦里我们浮华喧笑

王耀的眸子里是亚瑟,看到他的第一眼,王耀的眼便容不下任何,在他眼里亚瑟就是一块绿松石,那个古代帝王钟情的宝石。
对亚瑟而言,王耀就是女王皇冠上那颗必不可少的红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可是,在黑暗里,他又是那么肮脏,不断的吸引自己,用他的低吟在自己的身下发酵酝酿,成了一杯上好红酒,指尖滑过肌肤,便可见完美的色泽,吻过他的唇角,留下银白长丝,久久不断,那酒入口滑过舌尖不断蔓延至味蕾,不断的翻转着,搅动着,略苦却多是甘甜与酣畅。
他们只需要的只是一个黑暗的空间还有一张床,在那里他们便会勾起心中欲种。
为了亚瑟,王耀的眼容不下再小的泪珠,尚未从他的面滑下便被亚瑟舐去。
亚瑟就是一只蝶,一只无赖的蝶,占有着王耀的一切,占着他的肉体,占着他的灵魂,占着他的心脏。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王耀突然问道
“各种各样的你,全是你,含苞待放的你,花开饱满的你,还有凋谢了的你。”亚瑟浅笑,揉着王耀的头,将王耀紧抱,肌肤相融相交,亚瑟的腹肌贴紧在王耀的腹肌上,他吻了吻王耀的额角,温柔说道“睡吧,晚安。”
王耀则吻了吻亚瑟的锁骨“晚安。”

“骗子。”王耀的心里只有这两个字。
没错,亚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这个男人就像是蝴蝶一样,采过一朵花后便会忘却一切接着采花,尝遍花朵甘蜜。

可是王耀怎么也戒不了亚瑟。
那就被骗着好了,醉在这个虚假的梦里。

亚瑟看着身旁的王耀,他知道自己卑鄙肮脏无耻,可是他贪恋那朵花的艳,那艳直入心间,或许这是爱?亚瑟不明白,自己竟然爱上了一个人,可是这样的他不配爱,他一遍又一遍的欺骗自己,成了一只无耻的蝶,他寻找着与王耀眉眼相似的人,却找不到王耀。现在终于将他带到了自己的身旁,可是自己和他在一起却是出于欲。
可笑至极。
数月后,他和王耀租的公寓只剩亚瑟一人,王耀留下了一个字条,亚瑟悟了。

王耀或许是倦了或许是不爱了
或许……
或许梦该醒了。

以后亚瑟他没有沾花惹草,只因为那句话: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他在等一个人带上那枚定制的戒指,他在公寓里等待着王耀。

有一天呀,摆着对戒的盒内少了那枚戒指,多了张字条。
亚瑟笑了。

那定制的戒指名字叫花恋蝶和蝶恋花。

字条上写着“我一直拥有着你,并不是浮在梦里。”

亚瑟望着窗外那个渐渐消失在雨雾中的倩影。

“明天……一切都会很好,花开了,蝶要停驻在那花上,永生永世。”

评论(7)

热度(28)